新闻动态: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召开2018年务虚会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党支部组织学习新党章   中国(南昌)知识产权保护中心2018年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1   安义县获批国家知识产权强县工程示范县(区)   江西省知识产权局发来关于南昌市知识产权保护中心获批建设的贺信   市知识产权局党支部召开十九大精神学习研讨会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召开冬至文明祭扫工作会   市纪委驻市科技局纪检组组长龚建峰深入市知识产权局开展蹲点工作   华为三星专利大战国内大局已定 三星62%专利无效   南昌市专利提质增量等工作督导座谈会首站在进贤县召开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深入湾里区开展专利提质增量工作督导   市知识产权局:加强节前廉政教育 提倡清正廉洁过节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周琳一行赴青山湖区开展督导调研工作   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周琳一行赴南昌经开区调研   市知识产权局深入青云谱区开展专利提质增量工作督导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赴南昌县督导专利提质增量等工作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莅临安义县督导知识产权工作   中国改革报:上海浦东探索知识产权“三合一”改革   市知识产权局传达全市廉洁文明家风建设推进会会议精神   2017年全国知识产权服务品牌机构“牵手江西 服务强省”行动在南昌举行   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葛松如带队赴长沙、青岛、成都专题调研知识产权运营工作   市知识产权局组织全体干部职工观看反邪教警示教育微电影-《陷阱》   上半年全国新增专利权质押融资318亿元   省科技厅党组副书记、省知识产权局局长谢金水一行到南昌督导调研知识产权工作   市知识产权局党支部书记、局长周琳一行赴上营坊社区参加义务劳动   我市5所学校入选全省首批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试点学校   市知识产权局组织党员干部学习讨论电视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   2017年上半年我市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继续位列全省首位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组织召开廉洁文明家风建设专题组织生活会   我市三项专利荣获第三届“江西省专利奖”   南昌市举办专利挖掘与布局初级实战培训班   市知识产权局开展进社区赠书活动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举办专利权质押融资银企对接会   市科技局局长李淑英一行赴京调研知识产权运营工作   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周琳一行赴京调研知识产权工作   市知识产权局党支部召开专题组织生活会及民主评议党员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荣获“2016年度江西省知识产权工作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   南昌市专利申请量和专利授权量再创新高   江西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徐彬带队检查进贤县知识产权富民强县工作   南昌市、南昌县知识产权局联合举办专利挖掘与布局初级实战培训班   南昌市科技局调研员党钢带队赴横琴国家知识产权交易中心调研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周琳一行参加第十八届高交会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南昌市知识产权局学习传达市第十一次党代表大会精神   南宁市知识产权局赴我市学习考察   2016年省级知识产权示范优势企业复核工作圆满结束   南昌市首期企业知识产权贯标培训班顺利召开   合力推进江西建设特色型知识产权强省 刘奇申长雨共同签署新一轮合作议定书   江铃控股公司召开“智能汽车专利导航工程”结题验收会   南昌市第一期(南昌县、小蓝经开区)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银企对接会顺利召开  
站内搜索  
→ 案例选登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选登
全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选登:王老吉商标争端再起:同兴死磕广药
信息来源:企业家日报  
 
    在绿盒王老吉的纷争中,广药为何不将王老吉品牌注入合资公司王老吉药业一直是话题的核心所在,但一段时间以来双方攻讦流于表面,直至7月7日同兴药业主动出击召开新闻发布会。

  同兴药业公布的一份广药承诺函显示,广药与同兴药业在王老吉药业成立之初便许下承诺,将“王老吉”商标使用权独家授予王老吉药业,在王老吉药业存续期间,商标使用权不得授予第三方。

  这份承诺函亦将引发绿盒王老吉之争的源头曝露出来。2012年5月,在凉茶之争全面爆发之际,广药将“王老吉”商标使用权授予全资子公司王老吉大健康公司,这一举动为此次绿盒王老吉之争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广药的行为是否构成违约?对此有律师表示,相关协议是否备案以及正式合同的内容是问题的焦点,目前公开信息太少,广药虽有违约“嫌疑”,但还不能确认其构成违约。

  同兴药业显然已不愿再与广药合作,只求解散合资公司,并称“无论如何都将解散”。这一言论亦遭到广药驳斥,称其“造谣”,并称即使合资方不愿续约,王老吉药业将继续依法经营下去。

  目前距王老吉药业的“生死大限”已不足半年,法院能否在这段时间内作出判决,将是绿盒王老吉存亡的关键所在。

  纷争现转折

  王老吉品牌为何未注入王老吉药业一直是绿盒王老吉纷争的焦点。进入7月,同兴药业率先“出击”,公布了一份可表达其立场的重要文件。

  7月7日,同兴药业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开了此前未曾公开过的来自广药方面的承诺函,并直指广药“违反承诺”。

  这一份题为《关于“王老吉”商标的使用及转让问题的承诺》的文件中,广药与同兴药业达成了商标独占协议,王老吉商标所有人广药集团承诺不将商标使用权授予除王老吉药业之外的第三方。

  该份落款时间为2004年10月11日的承诺书称,“在贵司(同兴药业)足额认缴了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本次向贵司定向发行的股份并依法成为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后,本集团(广药集团)通过订立商标许可合同的方式,确保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其依法有效存续期间,并在不论广州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否是其股东的情形下持续性的取得‘王老吉’商标的独占许可使用权,同时本集团也不会许可任何第三方使用‘王老吉’商标,但在贵司成为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之前,本集团已许可的第三方除外。”

  根据上述内容,自2005年初同兴药业斥资入股王老吉药业后,王老吉药业就获得了中国大陆‘王老吉’商标的独家使用权。按照文件精神,除了更早被授予商标使用权的鸿道集团(加多宝)外,广药集团承诺不再将商标使用权授予其他任何第三方。

  2005年2月1日,新合资公司王老吉药业正式挂牌成立。在此后的数年里,广药都遵守着不再将商标使用全授予第三方的承诺,直至红罐凉茶争夺战爆发。

  红罐凉茶争夺战本是广药与加多宝之间的战争,虽然加多宝与同兴药业没有股权关系,但同兴药业董事长王健仪同时担任加多宝的名誉董事长,并曾发表过支持加多宝的观点,这引起了广药的不满,广药与同兴药业的合作悄然生隙。

  2012年2月28日,也就是凉茶战争全面爆发的前夜,广药宣布成立王老吉大健康公司,并在2012年5月25日与王老吉大健康签订《商标许可合同》,许可王老吉大健康独家使用“王老吉”商标。此后生产的红罐王老吉凉茶均出自王老吉大健康公司。

  据此,同兴药业认为广药成立的王老吉大健康违反了王老吉药业为商标独家使用方的承诺,“由于王老吉药业成立在先,王老吉大健康冒用了合资公司的商号。”

  广药或违约

  对于同兴药业出具的这份承诺函,广药的回应态度却不够明朗。

  广药相关负责人7月7日晚间给记者发来的声明显示,对同兴药业公布的广药承诺函,广药方面未予以回应。

  7月8日,记者再次向广药相关负责人求证该份承诺函的真实性,但该负责人依然未予置评。

  那么,广药在2012年许可王老吉大健康使用“王老吉”商标的行为究竟是否构成违约呢?

  北京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戴嘉鹏对记者表示,广药有违约“嫌疑”,但由于相关信息不全,尚无法确认广药违约。

  戴嘉鹏律师表示,“商标许可内容最终都以商标局备案的情况为准,这样的合作不备案的情况很罕见。现在只有这个承诺书,相关信息不全,还要看备案合同内容是什么。”

  戴嘉鹏解释道,若该承诺书未备案,只会影响到王老吉大健康的商标使用权,“不备案就没有公示效力,王老吉大健康可以认为该独占协议不存在,所以他们后来的许可是有效的。而对于广药和同兴药业来说,该承诺书是否备案都是有效的,广药对同兴存在违约嫌疑。

  戴嘉鹏进一步指出,若要确认广药违约,仅有该份承诺书是不够的,还需要看其在商标局备案的商标许可正式合同内容。

  “由于备案之后的效力高,若当事双方已备案的商标许可正式合同的内容未规定独占情形,就可以认为广药不构成违约。”

  在戴嘉鹏看来,由于目前公开的信息不全,尚有不少问题需要明确,故不能确认广药是否构成违约。

  记者8日去函同兴药业,询问该商标许可正式合同的内容并该合同与广药承诺书的备案情况,以及同兴药业是否计划就广药违反承诺另行维权等问题,但截止本文发稿亦未能收到其回复。

  王老吉药业必解散?

  在此次的新闻发布会上,同兴药业要求解散王老吉药业的态度变得更为坚决。

  同兴药业称,该公司与广药方面基本上不存在续约可能,其提出的解散王老吉药业的诉求目前已进入司法阶段。

  据媒体报道,同兴药业代理律师在现场展示了一份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案号为(2014)穗中法民四初字第57号的正式受理起诉通知书。同兴药业董事景雨淮表示,在广药主导之下的王老吉合资公司,存在严重的账目不清、股东利益受损等状况,且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由于目前双方并未续约,且同兴提出的解散合资公司的诉讼请求也得到了法院受理。无论如何,合资公司王老吉药业都将解散”。

  同兴药业在此前给记者发来的声明中亦表示,两大股东已是互信尽失,同兴药业遭到“排挤”,王老吉药业成了广药“自家后院”,因此提出解散诉讼。

  同兴药业称,最坏的打算可能是由清算组来决定股权的处置,“依照合同章程规定,2015年1月25日营业期限届满,届时会按照法定程序成立清算组,处理后续事宜。”

  对于同兴药业的“解散”之说,广药则以更高分贝回击。

  广药在给记者发来的声明中称,王老吉药业经营一切正常,销售收入稳定增长,不存在“经营困难”。

  广药称,根据双方股东签署的合资合同关于合营期限的约定,公司经营期限届满时,除非各方一致同意终止,否则公司将持续经营。即使某一方股东不同意延长合资,依据合资合同,王老吉药业仍将依法持续经营。

  广药并斥同兴药业的“解散”之说系“造谣”。广药在声明中称,王老吉药业目前仍未收到任何法院发来的相关法律文件,“同兴药业已表明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但是在法院未作出判决之前,任何通过媒体、网络、手机短信等渠道散布公司解散等谣言的行为皆属于违法,公司将保留追究发布者和散布者的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目前距王老吉药业的“生死大限”已不足半年,法院能否在这段时间内作出判决,将是绿盒王老吉存亡的关键所在。